家中贫困母亲送掉女儿如今哥哥年迈60岁苦寻只为再见妹妹一面

0 Comments

新光村的高根火(化名)快60岁了,他说自己没读过什么书,几乎一辈子都生活在农村,但是这几天他左思右想后,决定必须去一趟南昌市,因为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需要去完成。

高根火说,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已经出嫁了,他一个人住在房子里。他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过着最普通不过的日子,和这个村子里绝大多数的人一样,一辈子安居在这里结婚生子,子女长大成人组成家庭,他在养老的同时带带外孙,过着安宁的日子。可高根火说,他心中其实一直有个心结,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件事更加烦扰着他,每当想起这件事,他在夜里总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高根火家里一共有六个孩子,他想要找的这个妹妹名叫高菱花(化名),是家里的老四。说起为什么会和妹妹失去联系,高根火说,这还得从1963年妹妹出生那年说起。高根火说,在妹妹高菱花出生的那年,因为家里条件实在是太差,母亲只好把才两个星期大的妹妹,抱到了当时的福利院。

高根火和熊三妹来到南昌东湖区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办事处,这里的工作人员说,他们负责仿古街一带的拆迁工作,如果能提供万淑珍家准确的门牌号,或许他们能够从当时签订的拆迁协议中,找到万淑珍的联系。工作人员说,当时签订协议的是一个熊姓的男子,而熊三妹和高根火当场都表示,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这位姓熊的男子说,自己确实是房子的户主,房子是长期租给了一户人家,而他描述的这家人的情况,和万淑珍的情况完全相符,也就是说在拆迁前的至少二十年时间里,万淑珍一家是租住在熊先生的房子里。而熊姓男子说,万淑珍一家,可能已经不在国内生活,一切的找寻似乎又回到了原点。高根火最终没能见到妹妹,但他能确认的是,妹妹现在的生活应该过得很好,但他还是希望能够联系上妹妹,毕竟这是母亲的遗愿。

高根火说,现在妻子在南昌市的一家婚纱公司上班,自己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做重活,家里虽算不上富裕,但至少不用为了生计发愁。暂时闲下来的高根火觉得,是时候为家里做些什么了。由于高根火也不知道万淑珍的具体地址,所以他来到滕王阁派出所,向民警询问,辖区内是否有名叫万淑珍的人,民警说,即便有模糊的出生年份,同名同姓的人也非常多,而高根火最后一次见到妹妹是五十三年前,他根本不知道万淑珍的长相,只有一个叫熊三妹(化名)的女子见过万淑珍,找到她就能辨认出万淑珍。熊三妹说,自己和万淑珍以姐妹相称,因为自己的母亲曾经抚养过万淑珍一段时间,而在二十多年前, 两人的来往也很亲密。熊三妹说她知道万淑珍,时万家抱养来的孩子,但是她从没有和高根火见过面。几乎在见到高根火的第一瞬间,熊三妹就确认她认识的万淑珍就是高根火的妹妹。

千岛群岛位于俄远东堪察加半岛与日本北海道之间。群岛南部的齿舞、色丹、国后和择捉四岛是俄日争议岛屿。由于在四岛归属问题上俄日立场不符,因此两国至今未能缔结和平条约。

香港年轻设计师吴嘉惠,2016年从英国完成进修回港工作一段时间后,选择来广州创业。他在2018年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并开始第一个设计项目,将天银大厦的顶楼改造成为共享办公空间“TIME TABLE”,这里还成为广州市港澳青年创新创业基地之一。他说,在广州一年多时间,明显感觉到内地可以给予他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病榻上的母亲在闭上眼之前,一直都念叨着高菱花的名字,找到高菱花是母亲的遗愿,在母亲去世后的三十多年里,也成了高根火的心结。高根火说,就在今年他听说邻居家,当年送出去的那个孩子,也给他们找到了,这给了他莫大的鼓舞。邻居高保生(化名)说他的丈母娘,曾经照顾过高菱花一段时间,之后高菱花又被一户姓万的人家领走,之后改名叫万淑珍(化名)。高根火说,一直没有去找妹妹,一方面是没有线索,另一方面也是家里一直条件不允许。因为家里贫穷,高根火没有读过什么书,因为自己不识字,他根本不敢离开家去找妹妹。十年前,高根火因为脑梗留下了后遗症,如今他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对一个大字不识、腿脚不便的农民来说,只身一人到陌生的南昌市区去找妹妹,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就在今年,高根火听人说妹妹可能住在滕王阁附近,于是就鼓起勇气去那附近找过,但最后却无功而返。

而当熊三妹带着高根火来到万淑珍以前居住的房子时,由于旧房改造,已经拆迁改成了停车场。高根火在跟邻居了解了情况之后,熊三妹他们来到了榕门路社区居委会。了解了高根火的来意后,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说,万淑珍居住的地方,应该是曾经的仿古街的楼房,三年前拆迁时,社区对拆迁户的信息都做了登记。在社区的登记信息中,有一位住户和高根火得到的信息基本一致,可以确认这个万淑珍,就是高根火要寻找的妹妹。在高根火提供的线索中,妹妹的名字是错误的,一字之差差点就让高根火和妹妹,再次错过,掌握了万淑贞(化名)的具体信息,高根火再次来到派出所询问。令所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民警根据居委会提供的信息,查询信息发现,万淑珍的户籍信息,已经于2015年注销了。不仅如此,万淑珍的丈夫,以及四个孩子的户口也已经注销。由于万淑珍一家人的户口已经注销,通过查询户籍信息,也无法找到更多的信息。

随后双方进行了闭门会晤。会后双方共同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拉夫罗夫说,俄日双方签署和平条约是一个困难任务,需要通过长期、细致和创造性的努力才能完成。

广深港高铁开通后,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下称“研究院”)物联网研发部总监高民博士及其创业团队用一个多小时就能完成香港、广州南沙两地的通勤。由研究院建设的创新工场,是广东自贸区南沙片区港澳青年创业就业基地项目。截至2018年底,创新工场已签约入驻初创项目累计54个,覆盖新材料、新能源技术以及物联网等领域。

拉夫罗夫强调,此次会晤是在1956年《苏日共同宣言》基础上进行的。这意味着要全面承认二战结果。此外,《苏日共同宣言》是在具体的历史和地缘政治条件下起草和签署的,而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俄方必须考虑日本与美国签署的安全保障条约。

2018年11月,普京与安倍晋三在新加坡会晤后均表示,愿在1956年《苏日共同宣言》基础上加快和平条约谈判进程。此后拉夫罗夫与河野太郎就该问题在今年1月和2月进行了两次会晤。(完)

据悉,广州市已建立港澳青年创新创业基地20家,重点建设扶持一批面向港澳创业者的孵化平台。去年各区投入服务港澳青年创新创业扶持资金达1000多万元人民币,开展港澳青年创业、交流活动等300多场,引入港澳青年创新创业团队120个、1700多人。(完)

双方表示,下一次会晤将在五月底举行的俄日防长与外长“2+2”模式下进行。

高家母亲这样做,一是想暂时缓解家里紧张的经济状况,等家里有钱了再把女儿抱回来;二是想挣点母乳钱补贴家用。可她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不到一个月的空档里,她阴差阳错的,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女儿。高根火说,妹妹被人从福利院接走后不久,就被转送给另一户南昌市的人家,在通信和交通都不发达的上世纪六十年代,生活在农村的高根火家,能得到的信息很少。1970年,高家全家从幽兰镇,移民到了现在他居住的塘南镇,从那以后,他们彻底失去了和高菱花的联系。高根火回忆说,失去和妹妹的联系后,母亲后悔不迭,时时刻刻都记挂着这个女儿。在高根火21岁时,母亲因为肺结核离世,因为当时家庭困难,母亲生前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每当他想母亲的时候,只能靠脑海中残留的对母亲的记忆,来寄托对母亲的思念。

据了解,广州将推出“五计划一平台”支持港澳青年来穗发展。包括实施“乐游广州”“乐学广州”“乐业广州”“乐创广州”和“乐居广州”等五大计划,搭建高效便捷的服务平台,从交流旅游、学习研修、实习就业、创新创业、生活居住等多个方面,为港澳青年来穗创新创业提供一流的环境和保障。

河野太郎也承认日俄双方未能就和平条约问题化解分歧。他说,解决战后70余年未解决的问题是一个“不简单的任务”。双方需要经常会晤磋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