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跨境货车司机入境后应全程佩戴口罩入境当日返程回港中途下车2小时以上需申报

0 Comments

据“深圳发布”5月11日消息,深圳市人民政府口岸办公室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跨境货车司机入境后健康管理措施的告知书。

告知书要求,跨境货车司机入境后应全程佩戴口罩。港方司机以及内地代班司机抵达运输作业目的地后,原则上不要下车,司机以外其他人员严禁进入驾驶室,货物装卸工作由目的地搬运工人完成。入境货车司机应在入境当日返程回港,确有必要需中途下车2小时以上长时间停留或进入内地社区小区过夜休息的,应主动向目的地所在社区申报。

疫情发生以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持续关注疫情的发展和防护用品市场秩序,围绕打击非法制售假冒伪劣口罩等防护用品开展了一系列工作。

2.入境深圳后,没有在申报休息居住地点隔离居住而外出活动的;

(四)港方司机以及内地代班司机抵达运输作业目的地后,原则上不要下车,司机以外其他人员严禁进入驾驶室,货物装卸工作由目的地搬运工人完成。司机确需下车的,必须严格做好个人防护,不要接触无关人员。

为贯彻国务院、广东省关于疫情防控常态化精准化的工作要求,加强跨境货车司机全流程健康管理,保障跨境货车司机和他人的身体健康,现就跨境货车司机入境后的健康管理措施告知如下。

2月1日,浙江省市场监管局根据网络舆情监测,发现当事人卢某涉嫌通过网上店铺等渠道售卖“三无”劣质口罩,指令金华、东阳两级市场监管部门立即组织查处。当日下午,金华、东阳两级市场监管执法人员,会同东阳市公安局对该网店经营场所进行检查。现场查获“三无”口罩6万余只。经初步调查,现场查扣的口罩等商品价值达160余万元,累加当事人在网络平台销售的口罩等金额,总计涉案金额约912万元。因涉案货值巨大,涉嫌犯罪,东阳市市场监管局已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处理。目前,东阳市检察院已提前介入案件侦查,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相较于普通网络交易,微商有更多监管难点,没有实名登记、缴保证金、信用评价、第三方支付保护等规则的限制。许多微商是通过朋友圈转发产品信息,并未在工商部门注册,交易时采用微信私下转账方式,这就使得法治化、规范化的监管手段难以发挥有效作用。

(八)对跨境货车司机实施备案名单管理,如有以下行为的,由相关部门按照程序实施相应处置措施。

“这也就决定了维系其交易的,只能是熟人关系和人际信任。”林鸿潮一语指出微商售假的关键所在。

1月28日下发《关于及时查处和从严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口罩等个人防护用品的通知》,强调对防疫急需的口罩等个人防护用品加强执法稽查工作。

林鸿潮建议,如果在微信群、朋友圈等社交平台不慎买了假劣口罩,消费者要及时保存卖家信息和有关消费凭证并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时保留好证据,如假冒口罩、相关票据、转账记录等。

8.发生其他不遵守广东省、深圳市相关疫情防控政策措施要求的行为,情节严重的。

3.通报港方货运行业工会协会、货运经营企业,采取相应行业管理措施。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又对外公布一批“联合双打行动”典型案例,其中在非法制售口罩等防护用品案例中,包括很多通过网络渠道销售假冒伪劣口罩的案件,有的涉案金额甚至高达近千万元。眼下市场上防护口罩这么紧缺,为什么有的微商和网店却“货源不断”?不管是国产的,还是日本韩国产的,甚至最缺货的N95口罩都能从“万能的朋友圈”中找到?从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的案件中可以发现端倪,原来微商和网络已经悄悄成为假冒伪劣口罩销售的“重灾区”。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林鸿潮认为,相较于网络销售假劣口罩,微商销售假劣口罩打击难度更大。因为绝大多数微商没有主体资格证明,就导致经营者的身份呈现虚拟化特性。

二、入境后社区网格管理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分析说,未依法取得许可或办理备案,在网上擅自销售医用口罩等医疗器械;或在微信群、朋友圈等社交平台销售假冒伪劣、“三无”医用口罩等疫情防护物品或哄抬物价等行为,是我国法律明令禁止的。在此提醒消费者,尽量不要在未取得经营资质或无法提供经营主体信息的微信、QQ等社交平台购买医用口罩等疫情防护物品,否则不但造成自己财产损失,而且还会影响防疫保护。

2.取消在口岸现场接受核酸检测服务资格,采样检测结果不予在健康认证码中显示;

1月29日上午,江苏苏州常熟市场监管局接到群众举报,反映该市多个微信圈内有微商销售全日文标注口罩。该局随即会同公安网监共同研判,锁定嫌疑对象为常熟市虞山镇关龙劳保用品厂。常熟市场监管局立即对该企业进行突击检查,现场发现3名员工正在生产涉案口罩,库存假冒YOSHIBA口罩外包装67200只,还有大量涉案物品。在此基础上,常熟市场监管局会同常熟市公安局开展了进一步联合检查,查明当事人已销售假冒日本YOSHIDA医用口罩共200万只。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1月27日,宁波市市场监管局接群众举报,称宁海某大药房有限公司为向疫情地区奉献爱心,经朋友联系,向蔡某某支付金额19.2万元购买防尘口罩2.4万只(蔡某某称该批口罩为欧美标准的N95型防尘口罩,产地为金华)。收货过程中发现该批产品用料单薄,涉嫌存在严重质量问题,而且无中文标识、无厂名厂址、无任何N95型号的标识信息。经浙江省杭州、宁波、金华三地市场监管部门联合调查发现,当事人蔡某某通过微信渠道共销售“三无”普通防尘口罩4万余只,获利17万余元。目前,杭州市余杭区检察院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对蔡某某批准逮捕。

(七)接受社区健康管理的入境货车司机应每天监测报告个人体温,按照一人一室的要求居住休息,不参加集体活动,不参加聚餐聚会,不要前往公共场所从事休闲娱乐活动。一旦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要及时向社区、所在公司报告,在社区指导下前往指定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医。

(二)港方司机与内地代班司机换班期间,应严格做好个人防护,佩戴医用外科口罩,不要有握手、拥抱等密切接触动作,两人之间保持1米以上距离。内地代班司机应做好个人防护,强化日常健康监测,每日进行体温检测,如出现可疑症状,应立即前往就近指定医疗机构就诊排查。

5.在口岸通关现场不遵守秩序、不配合引导的;

林鸿潮指出,相较于普通网络交易,微商有更多监管难点:没有实名登记、缴保证金、信用评价、第三方支付保护等规则的限制。许多微商是通过朋友圈转发产品信息的,并未在工商部门注册,交易时采用微信私下转账的方式,这就使得法治化的、规范化的监管手段难以发挥有效作用。

3.对健康认证码申报信息和核酸结果验证材料弄虚作假的;

在市场监管总局披露的“联合双打行动”典型案例中,浙江省市场监管部门三级联动查处的卢某网络渠道销售“问题口罩”案,是目前市场监管系统查获的最大网络销售假冒伪劣口罩案件。

据了解,武汉方舱医院从2月5日开始收治首批患者到今天,已运行33天,共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12000多人。截至今天下午,14家方舱医院中已有11家休舱,剩余3家方舱医院累计在院患者仅剩100多人。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高秦伟分析,电子商务经营者要在网络销售防护口罩,必须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依法需取得相关行政许可的,应当依法取得行政许可;而且应当在网站或网店首页显著位置,持续公示营业执照信息以及与其经营业务有关的行政许可信息,或者上述信息的链接标识;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保留进销货台账,所售商品应当有中文标识的厂名、厂址、规格、型号、产品标准、生产日期、产品出厂合格证等,确保销售产品质量。口罩产品标准标注为GB2626—2006的,要标注过滤原件的滤料等级、储存寿命;口罩产品标准标注为GB/T32610—2016的,要标注推荐使用时间、贮存期、产品防护效果级别。

(一)跨境货车司机入境后应全程佩戴口罩,在内地执行运输任务期间,应按照在“i深圳”或“粤康码”程序中申报的行驶路线运行,不要擅自改变行车路线前往人流密集区域,不要在内地进行车体清洁和处理车上废弃物,货物装卸完毕后应尽快返程回港。

案值近千万元劣质口罩被查获

高秦伟认为,口罩是目前疫情防控的重要物资,制售伪劣产品、哄抬物价都是趁火打劫的行为,必须严厉打击。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要加强抽查、打击力度,各类贴吧、论坛、社交平台、电商平台都应加强对内容和平台商户的管理与督查,发现存在制假售假、诈骗等行为的,立即对其产品下架、账户封号,及时报警。

1.入境深圳后,没有按照申报的路线行驶的;

一、入境后作业活动管理

(三)港方和内地方司机换班的间隙,应用含氯消毒剂或过氧乙酸对车辆驾驶室进行通风和消毒处理,对方向盘、座位、仪表盘等实施全面消毒,通风和消毒作业时间应不少于30分钟。

(六)入境货车司机应接受目的地社区的健康管理,由社区参照居家隔离标准对其健康状况进行动态监测。

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让防护口罩一下子成为抢手货,在国内N95等防护口罩紧缺、买不到的情况下,微信朋友圈也“顺势”成了销售境外假冒伪劣防护病毒口罩的重要渠道。

(五)入境货车司机应在入境当日返程回港,确有必要需中途下车2小时以上长时间停留或进入内地社区小区过夜休息的,应主动向目的地所在社区申报。

更有甚者,微商销售假冒伪劣口罩的“黑爪”竟也伸向了向湖北捐助的慈善义举当中。

1.移出备案名单,取消豁免集中隔离资格,疫情防控期间不予恢复;

7.在内地作业期间,因违反相关管理规定被公安、交通等职能部门实施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

6.在口岸通关环节,因违反卫生检疫和出入境查验管理规定,被海关、边检实施行政处罚,情节严重的;

与此同时,全国市场监管系统共出动执法人员40多万人次,检查经营户10多万个,立案查处320多件,对制售假冒伪劣口罩等防护用品的违法行为起到了有力的震慑作用。

朋友圈成销售假冒口罩重要渠道

4.多次不符合入境健康认证码和核酸检测结果验核要求而被退港的;

微商销售假劣口罩打击难度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