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影视营销公司或将大洗牌两条出路摆眼前

0 Comments

剧集播出和备案数量均减少、综艺节目招商不易且难有爆款,2019年本就是影视行业的“小年”。刚进入2020年就遭遇疫情的冲击,让仍在“寒冬”守候“春天”的影视行业雪上加霜。而相较于上游的影视制作和艺人经纪公司而言,处于影视产业链下游的宣传营销公司的日子更加艰难。

新京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大多数影视行业的宣传营销公司的负责人都对2020年的前景感到担忧,担心项目收益不足以覆盖人力和房租。有的公司已经出台了裁员或减薪的计划,也有的公司已经准备关门结业。

面对比2019年更难的局面,有宣传公司选择结业,也有宣传公司选择减薪或裁员。林树京透露,京和传媒在春节之前就进行了一轮裁员,“裁员不只是为了节省支出,也能让团队更加精炼,在应对大风浪时更从容。近期如果两个月内业务没有进展,京和也会考虑减薪的举措。待疫情结束、业务正常运转时,再来弥补员工的损失。”

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郝俊波指出,退市的利剑终于要掉下来了,从程序上看瑞幸依然有争取保牌的机会,但难度很大,上市公司摘牌并不会影响其有关的证券计提诉讼程序,投资者获赔仍有机会,但这很可能意味着瑞幸咖啡公司这一单个主体的赔偿能力下降。

02股票将于5月20日复牌,较发行价跌去74%

道歉的主要是瑞幸的董事长陆正耀,4月5日,陆正耀在微信朋友圈道歉,“我个人非常自责。无论独立委员会的最终调查结果怎样,我都会承担应有的责任。”

京和文化传媒负责人林树京向新京报表示,其实每年春节后的一两个月都是宣传营销公司的平淡期,各方面的业务都不多。这段时间的宝贵在于“耕种”,公司运营的规划、团队的整顿、业务的选择和洽谈等,都在这个时间段进行。“所以目前说疫情的影响,都是预判,但这种近在眼前的预判会让你觉得来势汹汹又无能为力。”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指出,根据新证券法精神,倘若境内投资者参与了瑞幸咖啡的投资,并因其财务造假行为产生损失,瑞幸咖啡极可能要因此在国内被追究法律责任。瑞幸咖啡曾在上述造假会计周期后进行过相应的证券发行,而这一行为若被认定为欺诈发行,将面临新《证券法》比以往更为严厉的处罚。

从瑞幸咖啡的经营情况来看,目前公司似乎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5月14日,彭博社援引美国数据机构ThinknumAlternativeData的统计数据称,截至5月12日,瑞幸咖啡今年二季度在中国的开店速度平均为每天10家,现门店总数已达到6912家。而瑞幸咖啡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瑞幸咖啡直营门店数为4507家。

艺人或演艺组合的宣传都属于营销公司的工作范畴。

林树京透露,宣传公司首先要面临的就是入不敷出的问题。因为宣传公司的资金基础相对于影视公司要薄弱太多,加上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人力成本支出很大。如果疫情延续,宣传公司没有项目收入来源支撑的话,估计有不少会扛不住关门。“另外,宣传营销公司也可以说是公关公司,很多业务都是跑出来的。这一两个月业务洽谈的缺位,会直接导致后面无活可干的窘境。”

袁琪(化名)就是一家准备关门结业的影视宣传公司的合伙人。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关门结业的想法在去年(2019年)年底就有了,这次疫情冲击只是加速了这一决定。“公司日常有十多位员工,每月的人力成本加上办公场地租金有十多万的支出。但从去年开始接到项目数量越来越少,已有项目的结款也很慢,入不敷出,也看不到好转的迹象,几位合伙人都已经萌生退意。”袁琪说,本来年前接了春节档一部电影的分包宣传,还谈了年后要播的一部网剧的部分宣传,但疫情一来,电影撤档,上映日期待定,网剧也表示低调上线就好,砍了大部分宣传预算。“这两单没有之后,我们一致决定在今年5月房租到期后结束公司。”

林树京也认同,在行业不景气和疫情的影响下,宣传行业势必会迎来一轮大洗牌,一些大公司可能会缩小规模或转移业务主线以应对艰难,一些小公司可能会面临倒闭。但他表示,恰恰是2019年宣传行业的整体滑坡,客观上也让大家在面对行业不景气,包括面对不可预计的疫情时,已经做好了一些应对准备的工作。很多宣传营销公司在2019年就已经意识到坚守单一的宣传业务的风险,并已经开始尝试各种可能性。“风浪过后,都会重生。相信重生后,大家做的业务会更加多元,同行们会发现彼此身上的铠甲更加厚重,尖刀也更加锋利。”

不过,如果调查坐实瑞幸咖啡造假,公司无疑将面对巨额的处罚和赔偿,瑞幸的扩张是否还能继续,值得思考。斯葵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张宏对中新经纬指出,对于咖啡行业来说,咖啡开店的房租、设备以及员工成本都无法忽视,盲目的扩张势必会带来巨大的流动资金缺口。“瑞幸咖啡的设备原料很多都是定制的,而供应商往往都是压钱囤货来提供设备,也就是说一旦瑞幸资金告急,可能会出现无法全面结清供货商的货款的情况,最后受损最大的可能就是供应商。”

“此外,按照《证券法》第219条规定,相关责任人、涉案企业,除可能面临投资者主张的民事赔偿责任和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处罚外,情节严重的话,还需要承担相应刑事责任,相对应的罪名是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根据《刑法》第一百六十条规定,相关责任人可能会被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罚金。”孟博说道。

如今,在医院度过大半辈子的林华,与不少病人成为朋友。林华记得,十几年前,遇到一名30多岁的肠癌患者,其情绪十分悲观。林华说:“这么年轻患癌,作为护士我也为她惋惜。”后来,林华不断与其聊天、谈心,一来二去两人逐渐成为朋友。在林华的鼓励下,这位病人乐观起来,积极抗癌。“这些年,她常常制作一些特色小吃,带回医院看望我。”林华说。看到患者走出阴霾,逐渐好起来,作为护士其特别有成就感。

4月27日,有媒体报道称,中国证监会目前已经派驻调查组进驻深陷财务造假丑闻的瑞幸咖啡多日。当晚中国证监会并未对此进行直接回应,但是公告表示:中国证监会一向对跨境监管合作持积极态度,支持境外证券监管机构查处其辖区内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目前与美国证监会和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合作渠道是畅通的。在上市公司审计监管方面,中国证监会一贯高度重视通过加强对会计师事务所等资本市场看门人的监管执法。中方参考国际审计监管合作的惯例,多次向PCAOB提出对会计师事务所开展联合检查的具体方案建议,最近一次是今年4月3日(即瑞幸造假事件爆发后)。证监会期待尽快得到回应并与PCAOB进行进一步的合作。

而从瑞幸上市之前的投资方来看,作为瑞幸A轮、B轮的领投方,大钲资本已经减持套现。2020年1月8日,大钲资本减持了3840万股,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至12.15%,套现2.3亿美元。大钲资本资本表示,此次减持后,已收回当初对瑞幸资本的投资。曾1.5亿美元投资瑞幸咖啡B+轮的贝莱德去年年底也已经清仓。

目前,瑞幸咖啡的股价已较自曝财务造假前2020年4月1日的收盘价26.20美元/股跌去83.24%,较2020年1月17日瑞幸咖啡的股价最高点51.38美元/股跌去91.46%,较公司的发行价17美元/股跌去74.18%。

此外,瑞幸咖啡在1月8日发布的招股文件显示,陆正耀和钱治亚已经分别将他们持有的瑞幸股份抵押了30%和47%,陆正耀姐姐SunyingWong更是全部质押了手中的瑞幸股票。对于质押资金的取向,5月20日,陆正耀表示,自己从瑞幸咖啡股票所得的资金,也全部用于支持旗下各个企业的经营发展,没有用于个人挥霍。

5月15日,瑞幸咖啡相关负责人就“在北京预计关店80家”问题作出回应,称受疫情等相关因素的影响,瑞幸咖啡确实在进行正常的门店优化,对个别效益不好或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关停并转”,同时持续新开门店,这也是公司门店战略调整的方向。疫情后全国门店复工超过90%,一切运营正常。

5月20日凌晨,陆正耀再次在社交媒体上道歉,其表示对于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深感失望和遗憾,相信最终的调查能够给所有人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并对于瑞幸咖啡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再次向广大投资人、全体瑞幸员工和客户诚挚道歉。

行业:重新洗牌,多元经营

5月12日凌晨,根据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显示,公司董事会已终止了首席执行官(CEO)钱治亚和首席运营官(COO)刘剑的职务,并收到了两人退出董事会的申请。根据公司的内部调查,除了钱治亚和刘剑外,公司还暂停了另外六名参与或了解财务造假的员工的工作,或要求其休假。

03退市并非结局,未来还将面临这些处罚

与一般护理工作相比,临床一线护理工作繁琐,需要值夜班。白班一个护士往往要负责8个病人,夜班则负责数十个病人,压力巨大。不少护士到了一定的年纪,便会转岗离开临床一线,林华也曾有机会离开,但其却选择留下。林华说:“虽然临床一线工作繁忙,但我十分热爱这个岗位,希望能发挥余光余热,尽量帮助病人。”

56岁的林华,仍坚守临床一线。林馨 摄

根据公告,瑞幸咖啡董事会已任命董事兼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为公司代理首席执行官,并任命曹文宝和吴刚为董事会董事。在董事会成员变更后,董事会薪酬委员会由邵孝恒、刘二海和郭谨一组成,其中邵孝恒担任主席。

据媒体报道,日前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提醒投资者,有关瑞幸咖啡证券欺诈的集体诉讼即将到最后提交期限,投资者可在2020年4月13日前向法院申请成为首席原告。包括Block & Leviton LLP、Thornton Law FirmLLP、Labaton Sucharow在内的多家美国律师事务所也在发布公告,称愿意代表瑞幸咖啡股东对该公司就证券欺诈提起集体诉讼。

56岁的林华,1987年从卫校毕业后分配至柳州市人民医院,成为普通外科一病区一名护士。33年来,从风华正茂到鬓角微霜,其始终坚守临床一线。

从4月2日瑞幸自曝财务造假至今,已经过去了48天,在这段时间里,面对造假风波,瑞幸咖啡主要做了两件事情,道歉和停职。

目前在成都家中办公的文案策划Lulu告诉新京报,她所在的新媒体宣传公司去年业绩欠佳,今年开年更是惨淡,已经确定会合并到母公司的新媒体部。“瘦身”伴随而来的就是裁员。“项目减少的情况下,文案策划的岗位也不需要那么多人。自我衡量了一下,也算不上公司最核心的员工,被裁掉的话也有心理准备。”Lulu说,目前公司派给她的工作是把之前项目的结案做好归类,这基本上是让交接工作的节奏了。“如果被裁,就在老家休息一段,接下来打算报个新东方,申请去国外留学。”

在该科室护士长李春梅眼里,林华是一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数十年来勤勤恳恳地冲在一线。李春梅说:“科室里有任何差事,林华总是第一个报名参加,也为不少年轻护士树立榜样。”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该院招募防疫志愿者,林华立即主动报名参与,利用每周仅有的一个休息日参与志愿防疫服务。其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一站就是6个小时,不吃不喝,给进出医院的患者测量体温。“当时也没有想这么多,觉得能为防疫出一份力挺好的。”林华说。

他还表示,目前已经考虑在传统业务领域降价。“创业五年来积累了很多的成功案例,所以前两年我们的报价确实要高出行业水平一些。为了让资金快速流动起来,也让公司在业务选择上有更大空间,我们会有降价促销的举措。”除此而外,拓展新业务也是一种应对。“2020年我们计划与多位业内知名造型师、化妆师和摄影师展开深度捆绑合作,建立艺人形象工作室。同时也与兄弟MCN公司展开深度合作,建立了公众号和抖音KOL联盟,抱团取暖共进退。”

与林华一样,坚守临床一线30余年的,还有该院消化内科二病区护士李志英。其总结多年从业心得表示,护士一定要有责任心、耐心,足够冷静。即将退休的李志英感叹:“坚持临床一线33年确实不容易,但在一线能够不断学习进步。”

美国成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柳治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美国证监会和PCAOB的调查都指向瑞幸的造假事件有预谋,那依据美国法律,其董事长和CEO面临的很可能是10年到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根据纳斯达克的安排,瑞幸咖啡将于5月20日恢复交易。4月2日在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后,公司股价当日下跌75.57%,并于4月3日继续下挫15.94%,报收5.38美元/股,在瑞幸停牌之前的4月6日,公司股价下跌18.40%,报收4.39美元。

这一轮疫情的冲击,将给影视宣传营销行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袁琪和几个合伙人,还有一些业内的朋友一起复盘检讨,为什么会走到关门结业的地步。“疫情和影视寒冬,都不是主因。真正的原因,一个是起步晚了,没有赶上影视宣传行业的风口,失去了做强的先机;另一个是在影视行业热火朝天的那段时间,满足于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活儿接不过来的状态,满足于停留在安全区,没有危机意识,失去了转型的机会。”在他们看来,经历了这一轮关门裁员的大洗牌之后,未来的宣传营销行业会有两种主要业态。一种是业务不限于影视行业的专业PR公司,比如奥美;另一种是专注于影视行业的头部宣传营销公司转型成为影视全产业链的参与者,参与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的投资、制作、发行、宣传的各个环节。

01自曝造假之后,瑞幸都在做什么?

京和传媒的宣传项目。图片来自网络

林华所在的科室收治肠胃病患者为主,急诊尤为多。忙起来时就像打仗一样,其恨不得有三头六臂,脚踩溜冰鞋。“一上午就要接收十几个病人入院,忙到一点多才有时间吃午饭。”林华说。为了不让病人久等,林华经常顾不上按时吃饭。

为奖励30年来从事临床一线工作的高年资护士,柳州市人民医院设立“护理荣誉提灯奖”。以此增强护士荣誉感,提高职业成就感,发挥高年资护士“传、帮、带”作用,为患者提供优质医疗服务。(完)

影响:入不敷出,顽强求存

而被停职的是瑞幸咖啡的前CEO和COO。4月5日,瑞幸咖啡曾通过官方社交平台进行道歉,并表示,对于任何涉事人员,公司将保留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不会包庇,绝不姑息!公司也将深刻反思忏悔,强化内控合规。

需要指出的是,从美股退市并不意味着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就将尘埃落定,中国浦东干部学院理论经济学博士后刘安此前对中新经纬指出,如果造假情节属实的话,瑞幸咖啡会首先收到美国证监会的“天价”罚单,而且大概率会导致公司破产。其次,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将面临美国司法部所启动的证券欺诈刑事调查和诉讼,如果说他们不能达成刑事和解的话,可能会有牢狱之灾,最高刑期不超过25年,具体要根据造假情节由美国法院最终认定。再次,对于符合条件的股东和投资者,很有可能向公司的董事、高管以及造假期间的投行、律师、会计师等专业服务机构提起证券民事诉讼,索求巨额的赔偿。

瑞幸咖啡股价的大跌,让不少美股机构投资者损失惨重,5月12日瑞幸发布的最新持股文件显示,截至5月12日,仍有240家机构持有瑞幸咖啡,其中不乏美国银行、瑞银、瑞信等知名机构,机构总计持仓市值为2.77亿美元,占总股本25.01%。目前,瑞幸咖啡原第三大机构股东Capti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已经清仓了公司所有股份,之前该机构持有瑞幸咖啡9.2%的股权,孤松资本也于4月3日清仓离场,之前持股10.6%。

应对:裁员瘦身,另觅出路

此外,瑞幸咖啡的造假事件也已经受到国内监管部门的关注。4月3日,证监会发布声明称,对财务造假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应当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4月22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曹宇就“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作出回应:“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性质恶劣、教训深刻,银保监会将坚决支持、积极配合主管部门依法严厉惩处。”

不过瑞幸的故事还远没结束,高楼塌了之后,瑞幸咖啡未来还将面临着国内外投资者的索赔、以及中国和美国证监会的调查和处罚、甚至于相关造假人员或也将面临刑事责任的追究。而巨额罚单和赔偿之下,瑞幸咖啡是否还能维持正常的经营,也将成为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