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公司再迎重磅利好版号申报将正式重启

0 Comments

号角吹罢,短兵相接的时候,孰胜孰负?快的背后需要技术的支撑,壁垒的建立依赖的也是技术。

这年10月,58赶集的招聘业务分拆,成立了一家从兼职切入,定位于服务业基层岗位招聘服务的公司,取名:斗米。不到一年的时间,斗米就坐到了兼职领域的头把交椅上。用创始人赵世勇的话说,“这几年斗米的发展和中国服务业的发展趋势是相对应的”,2018年,斗米用招聘行业第三的成绩,印证了这句话。

冰封的河流开始解冻,游戏公司也逐渐步入春天。

斗米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赵世勇

从数量上来看,服务业基层岗位市场规模比白领市场规模大出很多。据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服务业从业人数接近3.49亿,并且吸纳就业的能力还在进一步加强。不仅是数量,目前服务业在高质量发展的酝酿下,品牌化、连锁化成为一种趋势。从供需两端看,尽管就业市场逐渐转向卖方市场,然而实际上基层岗位求职者在找工作的过程中,依然存在很多诉求和痛点。而对于企业来说,市场和业务的快速变化,面临的招人难、成本高、管理难等问题也更加突出。服务业从业者和企业都面临巨大挑战。

游戏版号恢复申请的署光也开始显现。

谁能为他们节约时间与成本,提升入职效率和到岗率,成为了焦点问题。

以腾讯为例,2018年2月,嗅觉敏锐的腾讯宣布全面布局功能游戏,推出《榫卯》、《折扇》、《纸境奇缘》和《欧氏几何》四款功能游戏,并把功能游戏分为传统文化、前沿探索、理工锻炼、科学普及以及亲子互动五类。

4月26日,聚焦服务业基层岗位招聘的斗米正式宣布了品牌全面升级的战略,而且变化不小。全新slogan变成了“斗米一下,马上入职”,而全新定位也从灵活用工一站式服务平台,升级为高效的一站式招聘服务平台。大规模品牌升级的背后,不仅是斗米自身的嬗变,也是对互联网招聘的一次“新定义”。

B、C两端的供需是动态平衡的过程,企业关注招聘效率,而用户则对匹配时间更加在意,这对招聘平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个要求的关键点就是速度和效率。

斗米从58赶集分拆独立运营后,已获得包括高瓴资本、高榕资本、蓝湖资本、腾讯、百度、新希望集团等知名企业多轮过亿美元的融资。

技术只是服务于人的一种手段,在当下应该把招聘服务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人”身上,人本身的需求就是一直在变化的,能满足这种变化就是最好的服务。这样的初衷也让斗米以用户体验作为出发点,深度打磨产业和服务,不断进行自我的升级和迭代。

这些,为斗米的“极速入职”做足了支撑。

如今靴子落地,申请表标准经过了重新制定。与旧版相比,新版的申请表仍有游戏出版服务单位基本情况、游戏作品基本情况、游戏运营机构基本情况(进口游戏需说明境外运营情况)和游戏出版服务单位审读报告等环节,但对出版单位和运营单位部分信息进行了补充。

通过对服务业求职人员的调查显示,安全、快速、职位多,是他们的主要诉求。其中“快”是被提及最多的,对于他们来说晚一天上岗也许就意味着增加几百元的生活成本,除了日常开销,还有机会成本。同样在针对企业的调研中发现,不少企业最突出的痛点是当有全国性、规模化招聘的时候,要消耗很大的时间和精力,同时数据不透明,导致招聘效率低下、管理难度增大。

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显示,《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互联网游戏作品申请书》,《出版国产电脑网络游戏作品申请书》或《出版国产移动游戏作品申请表》已经上线,上线日期为2019年4月19日。

斗米要做的是为求职者和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

2015年,服务业占全国GDP的比重第一次突破了50%,去年比重达到了52.2%,尽管如此,对比发达国家的70%以上的比例,加之考虑到中国经济体量和GDP的增速,国内服务业市场显然还有很大的空间。

需要明确的是,申请书/表是相应游戏申请版号的必要提交材料之一,4月19日发放的当为更新后的版本。对三张申请表的更新也意味着,待审批游戏已经被消化得所剩无几,游戏版号申报将正式重启。

因为,互联网解决了最初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但是体验在流量广告盈利模式下大打折扣。单一的服务模式很难满足用户全方位的需求,招聘的终极形态一定是线上+线下+技术的综合服务体,赵世勇说: “这不仅是斗米的理念,也是斗米正在努力做的事情。”

对版号停发的复盘要追溯到2018年3月末,游戏版号审批工作受国务院机构影响,版号发放经历了长达9个月的停摆,直到2018年12月末才恢复。

线上,依托海量的流量,搭建C端人才“活水池”,通过建立自己的“人才仓库”形成庞大的地基;在线下,斗米在27余座城市都建立了线下业务机构和服务团队,通过线上+线下的闭环服务,建立整个基于后台、中后台各种系统的服务能力,涵盖从报名、邀约、面试到最终上岗,以及考勤、绩效、工资、保险等。

服务业招聘市场的蓝海效应,让斗米走稳了第一步。下一步,要快。

此外,基于斗米大数据运用还能挖掘求职者的需求,对应聘者的意向进行识别和潜能挖掘,做到“秒级”的速度为求职者进行推荐。并通过职业顾问等为用户带来更多的服务,例如用户对于岗位、面试的各种提问由训练有素的智能机器人进行回应,提高了咨询效率,也大大提升了转化。

一边是行业的快速发展,一边是市场上还缺乏一个诚信并且高效的招聘平台,斗米的崛起并不意外。

变化的市场,痛点何在

2016年起,斗米就开始在技术研发上加大投入。据赵世勇透露,目前企业的研发成本投入位居行业前列。技术上的突破也成为斗米快速发展的驱动力,运用大数据、算法和AI,帮企业降低筛选成本的同时也保证了匹配的精准性。

通过技术手段能解决信息过剩,还可以消除不信任感,也是提高招聘效率的重要法则。斗米在风控体系上也做了升级,人工+智能审核双保险,建立完善的信息审核机制和信用体系,最大限度的杜绝虚假信息泛滥,在快的同时强调安全性。

深圳一家年收入约10亿元的游戏公司对第一财经表示,2018年3月监管层只是暂停发放游戏版号,申请工作没有暂停,“大概在去年9月份时申报系统维护,当时原广电总局就不再受理新的游戏申请了,公司仍可以向所在地出版管理部门提交书面申报材料。”

多家游戏公司证实了这一点,监管层向游戏公司释放的信号是做高质量的精品游戏,做体现社会责任感的游戏。

一位接近新闻出版署人士称,版署曾策划给地方部门开会,给游戏行业发展方向以指引,“整个行业还没有出现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精品游戏,以电影行业来类比的话就是缺乏一款《红海行动》。署里希望游戏公司做精品游戏,做弘扬正能量、主旋律、传统文化、以社会效益而非商业效益优先的游戏产品。”

一位游戏行业观察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游戏版号申报恢复时间会在4月22日左右。

尽管版号已经恢复发放,但有大量待审游戏积压在监管层。以2017年为例,仅国产游戏就累计获得9384个版号。北京一家游戏公司对第一财经表示,待审游戏数量超过了5000款,数量可能在7000款左右。消耗这些存量版号也需要时间,游戏版号恢复发放时,版号申报并未重启。

向原广电总局申请游戏版号时,除了相关游戏申请书,还需要“所在地省级出版管理部门报国家新闻出版署的请示文件”等九份材料,这也意味着游戏公司申报版号时要先获得地方出版管理部门的许可。

而这样的综合服务体最直接的体现是什么?那就是以“快”为先的一站式服务。

招聘市场供求关系生变

“斗米在发展的过程中,也看到了市场的一些变化。”

北京一家游戏公司对第一财经表示,去年8月新闻出版署(原广电总局游戏审批部门)暂停受理游戏版号申报,地方局则照常受理游戏公司申请,最后的审批环节被叫停。

2月20日,一条关于游戏版号暂停审批的消息在互联网上大范围传播。但多位从业者向第一财经证实,版号审批没有暂停,网传的暂停审核或许是指书面申报材料的暂停,但这次暂停是因为申报材料标准需要重新制定。

版号申请和发放周期一般不超过三个月,如果说版号发放决定着一家公司的今天,版号申请则决定着公司未来。版号申请同样牵动着从业者的敏感神经,在经历了2018年的寒冬之后,他们早已风声鹤唳,市场一度出现游戏版号申请被叫停的谣言。

在版号停发、控量通知的影响下,游戏公司经历了如履薄冰的2018年,并以棋牌游戏公司为甚。“2018年上半年是本公司最具挑战的时期之一。自年初以来,本公司的重要支柱国内棋牌游戏业务遭遇超乎预期的重大行业监管阻力。”联众在2018年半年报中表示。但2019年4月,以棋牌类游戏为主要业务的禅游科技成功登陆港交所。

1月24日,第四批游戏获得版号,腾讯、网易首次现身,腾讯《折扇》、《榫接卯和》获得版号;网易则是《战春秋》——三款游戏的共同特点是传统文化色彩浓厚。

在部分游戏公司看来,游戏行业正在逐步规范,这未尝不是利好。“以前根本不知道做什么,不知道监管层喜好,游戏做好后看监管层是什么意见,现在至少监管层开始跟我们沟通了,给了我们方向。”深圳一家游戏公司对第一财经表示。

三年多来,通过打通人才、企业、市场的信息隔层,加上大技术对C端用户和B端企业的双向赋能,斗米正在逐步完善自己的人才招聘闭环生态,或为招聘行业带来最大变量。

传统线下的职业中介和劳务公司模式,不但流程冗长,地域受到很大限制,求职者与企业也很难快速建立联系。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招聘的广告板和分类信息模式,或许解决了一部分的问题,然而又都远远不够。

“大公司在引领方向。”浙江地区一家游戏公司对第一财经表示,当时公司感到了行业的微妙变化。

继国产游戏、进口游戏版号先后恢复发放后,游戏行业再迎重磅利好,版号申报不日将重新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