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夏城区逐渐复苏防控进入常态

0 Comments

武汉江夏:城区逐渐复苏 防控进入常态

4月8日,武汉“解封”后,武汉江夏区各行各业开始逐渐复苏。在中港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负责人柴国军正在引导买菜市民有序排队。从3月28日市场重新面向市民开放起,他每天都会在大门口引导前来买菜的市民保持距离,排队测温有序进入。“我们市场只允许接纳150人,超过这个数,就得让市民稍等片刻。”柴国军介绍,虽然“解封”了,但疫情防控形势依旧严峻,必须把市场里的人员密度把控好。

中国疫情防控的成果,让世界纷纷点赞中国共产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坚强应对困难挑战的执政能力。但是,世界对中国赞叹越多,那些沉溺于零和博弈的西方政客就越坐不住。这段时间,有些人将“中国”“中国人”“华侨华人”与“病毒”简单粗暴地画上等号;西方个别媒体别有用心地使用“武汉病毒”“中国病毒”之类字眼;少数人攻击中国防控疫情的举国体制,对离城通道关闭、封闭管理村镇社区等说三道四,甚至诋毁中国社会治理体系的有效性……种种颠倒黑白、用心险恶,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卑劣手法,毫无人类文明基本底线可言、毫无人性可言。这种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双重标准的无形“病毒”,毒性更烈、贻害更大。

截至2日,厄立特里亚共报告确诊病例18例,多数为输入性病例。

近日,在钟南山院士指导下,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赵金存教授研究团队联合广州海关技术中心国家生物安全检测重点实验室(P3实验室)、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广东省实验动物监测所成功建立国际首个非转基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小鼠动物模型。同时,在广东省3月12日召开的防控疫情新闻发布会上,广东省科技厅透露广州再生医学与健康广东省实验室已建立新冠病毒受体人源化ACE2小鼠动物模型。

“因为伦理、感情、风险等因素,决定了我们不可以用人来进行危险性、伤害性的实验。而动物与人有进化关系,存在相似之处,可由此进行推理和判断其在人体之中会是什么情况。”中国实验动物学会副理事长黄韧说,因此一般会选用合适的实验动物模拟人类疾病,用于研究人类疾病的发生、发展,寻找治疗方法,验证药物治疗效果以及副作用。

“解封”不等于解防,绝不意味着可以放松警惕。“我们的防控措施会持续严格。进来买菜的市民,必须佩戴口罩,健康扫码为绿码,体温在37摄氏度以下,通过消毒屏障消杀后,方可入内。”柴国军说。

赵金存科研团队采用的是受体载体转导技术,把新型冠状病毒受体直接导入小鼠肺内,使小鼠易感。

“疾病动物模型的研究,可形容为‘以小见大’。模型要有规范或实现标准,质量可控,可重复,才能反映疾病的本质。”黄韧说,模型可用来筛选药物,找出治疗疾病的更有效药物,开发出更有效的治疗方法。

成功构建疾病动物模型,对攻克新冠肺炎有何意义?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与此同时,“解封”后,江夏区正扎实开展爱国卫生运动。4月8日,记者从江夏区新冠肺炎疫情防反弹暨爱国卫生应急献血工作推进会上获悉,江夏区将掀起一场爱国卫生运动热潮,汇聚全民力量战“疫”,防止新冠肺炎疫情反弹。

不同疾病,对动物类型也有选择。动物的生物学特性应该吻合人类特点或者疾病特点。比如生殖类疾病,最佳选择是灵长类动物,如猴子月经周期跟人差不多,28天左右;卵子基本也是一个周期产生一个卵。而人的心脏大小、结构跟猪接近,进行心脏类疾病研究,通常首选猪。

17年前的非典,国内包括赵金存在内的科研团队已对冠状病毒进行过研究。“这是由于过去扎实的工作基础而能较快实现应用的一个典型例子。新冠肺炎以后还来不来?或者像流感一样,会不会也产生变形,现在的工作积累,今后都将发挥作用。”黄韧特别指出,“总体上,由于技术不断进步,学科交流与共享,制造模型的周期都会相对缩短,应用也会加速。”

赵金存也指出,建模时间不等,有些病毒发现多年也还没有动物模型。团队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新冠肺炎小鼠动物模型,在于他们对冠状病毒相关研究有着长期积累。

“药物、抗体和疫苗在应用于病人救治和人群免疫之前,都要进行动物体内实验验证,保证安全性和有效性。我们的动物模型提供了这个平台。”赵金存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建立国际首个非转基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小鼠动物模型,有效缓解了我国新型冠状病毒研究中动物模型缺乏的问题,有利于我国抗病毒药物和保护性中和抗体、疫苗的应急体内验证。此外,该模型也可用于后期新型冠状病毒在体内免疫应答和致病机制的研究。

破除“谣言疫情”,离不开科学界加速对新冠病毒来源及传播机理的研究,更需要理性和良知。值得肯定的是,国际社会主流守住了客观公正的防线,坚守对中国的善意,坚定站在中国一边,抵制住了“政治病毒”的攻击,再次印证“谣言止于智者”这一朴素的道理。来自美、英、加拿大、瑞士、智利、意大利等国的16位国际卫生法学家在《柳叶刀》发文指出,基于恐惧、误传、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的应对措施,不会将人们从类似新冠肺炎的突发事件中拯救出来。

“其实符合科研要求的疾病动物模型很多,但理想的很少。”黄韧表示,“我更愿意把裸鼠作为理想的疾病动物模型。”

他以感染性疾病为例介绍,“像新冠肺炎综合症,必须能被新冠病毒感染致病,最重要的病理特征是呈现肺组织损伤,双肺呈毛玻璃样影像。如果动物模型其他症状都有,但肺部无法表现出影像毛玻璃样和肺组织的病变,对于临床研究是不理想的。”

裸鼠,全身没有毛发,皮肤皱,看起来像萎缩的“老头儿”模样。早在1962年,英国格拉斯医院Grist在非近交的小鼠中偶然发现有个别无毛小鼠。为了寻找原因,科学家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研究接力。后来证实是由于基因突变造成的并伴有先天性胸腺发育不良,称为裸小鼠。导致这种异常状态的是一个隐性突变基因,称为“裸基因”。直到1996年,才彻底阐明裸基因是一个单基因突变。

问题1:为何构建疾病动物模型?意义何在?

问题6:动物模型建成之后,对疫苗研发有何帮忙?

“这涉及疾病动物模型的分类方法。”据黄韧介绍,实验动物按产生原因可分为自发性动物模型、人工造模动物。前者指实验动物不必经人工处置,只要生下来就自然发生疾病的模型;后者指通过使用物理的、化学的和生物的致病因素,让动物产生与人类疾病类似的疾病模型。“其中的生物因素包括病原微生物感染、转基因等基因工程改造、细胞转模、受体蛋白嵌入等非转基因方法。”

黄韧特别强调,人类疾病动物模型,其实就是人类的替身,是人类的受难者。在科学研究方面,它不可或缺。他说:“疾病动物模型可以重现或揭示事物普遍性,表现特殊性,这是模型在科学上的真正意义。且它可减少实验风险,节约成本。一旦动物模型研发成功以后,可重复、广泛应用,可推广。”

问题2:好的动物模型具有什么特点?如何挑选?

“新病毒不同,周期也不同,这和决定病毒的种类、原有工作基础密切相关。”黄韧说,像流感病毒,频繁出现新的亚型。因为病毒变化不大,每一次都很快做出模型。而艾滋病病毒,从20世纪70年代发现至今,相关领域还一直在努力寻找建立更合适的动物模型。

“持续了30多年研究,才把机理彻底弄清楚,并配套建有一套规范的动物造模和保持方法。”黄韧感叹道,“只要基础工作做得牢,应用才有可能。可见好的疾病动物模型制作是多难,需要科学家们一起努力。”

黄韧阐释道:“首先疾病动物模型的再现性要好,即能再现所要研究的疾病,表现出的病因、病症、病理至少有一方面与人类疾病相同,否则研究结果就南辕北辙了。其次选择的动物经济合理,具有可操作性,复制率高。最后,疾病的造模方法必须可行。”

赵金存科研团队所建立的是国际首个非转基因新冠肺炎小鼠动物模型。非转基因是指什么?

“在动物模型方面,我国已经成功构建新冠肺炎感染的小鼠、猴子等动物模型,为开展药物和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评价提供了基础条件。”不久前,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透露。

是否所有的动物都能成为人类疾病动物模型?

广州再生医学与健康广东省实验室建立的新冠病毒受体人源化ACE2小鼠动物模型,采用了人源化技术。常规的人源化小鼠制作,需要半年时间拿到小鼠。“从1月31日提出方案,到3月6日人源化小鼠出生,仅用了35天。主要是加入了我们独有的四倍体补偿技术,制作小鼠的效率可达到30%-60%,大幅领先国际上报道的出生率。更重要的一点是,胚胎干细胞技术与四倍体补偿技术相结合后,可以同样快速高效制备其他人源化小鼠模型,对今后突发事件应急攻关具有重要意义。” 实验室研究员吴光明介绍道。

病毒无国界,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偏安一隅、独善其身。当前,疫情在多国多地暴发,全球累计确诊病例约170万例,构成对人类卫生健康以及世界和平发展最紧迫和最严峻的挑战。在这关键当口,搞些“污名化”中国的小伎俩,散布歧视中伤的荒唐之言,除了制造谣言、偏见、对立,破坏共同抗疫的国际团结之外,别无他用。

赵金存表示,目前国内已开发多个候选疫苗,结合动物模型的成功构建,相信不久会有突破性进展。

厄立特里亚日前已禁止外国与该国所有商业航班的往来。

“找到十全十美的疾病动物模型很难,重点是看研究目的:到底是研究病理,还是做药物评价,还是观察临床症状等,在某些方面满足了研究需求,才能够说该疾病动物模型合适。”黄韧说。

卖菜的回来了,买菜的人多了,生活正在逐渐恢复到曾经的模样。为了让经营户渡过难关,市场运营方还免除了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的租金,直至疫情结束。

问题5:从发现一个新病毒到有动物模型需要多长时间?

走进市场,虽然没有人头攒动的景象,但市场经营正在逐步恢复。中港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有347户经营个体,目前已有80%恢复经营。“我们从早晨8点到下午5点半这个时段,接待的市民大概在6000人至8000人之间。”柴国军说。

发言人强调,香港是法治社会,有法必依、违法必究,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我们敦促美政客遵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立即停止干预香港事务。

每一次灾难,理应成为推动人类团结的“焊接剂”,而不是煽动族群对立的“摩擦点”。当此之时,世界需要的不是好事者的趁机聒噪,不是狭隘者的偏见歧视,更不是西方一些媒体乱贴标签、刻意歪曲的不义之行;需要的是以团结互助取代各自为战,以同心同德代替自私狭隘,风雨同舟战胜疫情。奉劝个别国家和少数人尽早摘掉有色眼镜,停止偏见与恶意,不要沦为新冠肺炎病毒的帮凶。

所谓人类疾病动物模型,是指各种医学科学研究中建立的具有人类疾病模拟表现的动物。

说穿了,个别无良政客和媒体罔顾事实,不遗余力散谣言、泼“脏水”,其根源是他们固守“西方中心论”的偏狭,不希望看到中国的快速发展与强大,不愿意接受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取得成功。通过谣言和政治偏见来污蔑、打压中国,毁人以自益,危人以求名,已是他们的常规套路。但是,无理寸步难行,公道自在人心。中国全民战“疫”的坚定行动为世界争取了宝贵时间,也为各国抗疫探索出行之有效的中国方案,已获国际社会公认。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等许多国际人士所言,中国人民“为全人类作出了贡献”。

恢复经济发展、重建生产秩序的春天已然到来。但武汉城门打开,并不意味着警报完全解除。在社会各方面有序复苏的同时,防控进入常态,只有对疫情防控继续保持足够警惕,才能更好地开始新的工作、新的生活。(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温济聪)

问题3:现在哪些动物已成为人类理想的动物模型?

问题4:如何理解非转基因?

发言人指出,美政客无视事实,歪曲“中英联合声明”,拿所谓“透明度、法治和高度自治”作幌子,为反中乱港分子开脱罪责,是助纣为虐、亵渎法治,再次暴露了他们与反中乱港分子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的丑恶行径,必将遭到国际社会的共同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