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海外留学生口述历史那一刻我的留学按下暂停键

0 Comments

2020年3月14日周六,休息日上课并不多见。

Rebecca(化名)边往学校走,边享受着格拉斯哥春天的阳光。苏格兰乍暖还寒的春天,常常是东边瑞雪,西边春雨,要持续到四月中下旬。

随后的一个周五晚上,Rebecca班里十几个同学在pub(英国酒吧)聚会,她和要好的法国和英国同学聊起了自己以及中国同学的遭遇。

还是老外心大,即便是学校处于半关闭状态,也阻挡不了这些party animals(派对动物)“勇敢的心”。

其实,就在格拉斯哥大学宣布停课前两周,Rebecca的好梦就醒过两次了。

“那些挑衅的人都是shit,不用理他们。毕业后我会去中国看看,你讲的中国的故事很有意思,我会去找你,毕业前咱们也加——噢,你说的那个——微信。”

中国人也并不愿意戴口罩,只是防患于未然;抵触戴口罩的西方人其实也会戴,可能要等到疫情波及到身边熟悉的人。

梦醒的Rebecca正坐在宿舍的电脑前上网课。

“我收获最大的地方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与不同地域的人交流,获得彼此的理解和信任,获得文化认同。”

“无法想象,3月14日之前,身边的世界还是那样平静,而那之后,一切都变了。”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把新冠肺炎与中国、中国人联系在一起。

世界卫生组织(WHO)2020年2月12日的官方微博上,对此次疫情疾病的命名(COVID-19)作出了官方注释:“疾病的命名不得涉及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称,正式命名疾病将避免不准确、或带有歧视的称谓的使用。”

“我的留学就这么结束了?”Rebecca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原本学期中安排的实习项目也不得不取消了。

Rebecca的眼神里透着困惑。“又不是我传染给英国人的!咱们中国遭的灾更严重……”

室内,没有老师和同学在身边,对着冷冰冰的屏幕,Rebecca觉得留学的感觉没有了,电子化、数字化的结果并没有让她觉得升级,反而回到了一年前雅思听力复习的抓狂时刻。

“看来,全体合影是没戏了。现在这个时候哪还顾得上啊!其实我特想去聚会,但实在是觉得新冠肺炎已经很严重了,不敢再冒险。”Rebecca终于忍住了,在这个时候,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从周一开始,大学正式停课,转为线上教学,图书馆还会开放。”

“就在那一刻,好像一切都停止了,真不敢相信。”几天后,再拾起那个瞬间,这个中国留学生还是那样充满了惋惜和留恋。

阳春三月的明媚与湛蓝稍纵即逝,感受到就赚到了。Rebecca瞟了一眼晶莹的天空和漂浮的白云,带着欣喜走进格拉斯哥大学主楼的教室。

平时在WhatsApp(国外社交媒体)群里互相开玩笑、互相帮助的好朋友,又送上了他们毫不吝惜的安慰和鼓励。

本月19日,乌兹别克斯坦警方在塔什干逮捕了21名涉嫌与一个在中东地区活动的宗教极端组织有关的人员,当时这些人正在接受与策划恐怖活动有关的培训。

今天是系主任Ian的课,平日笑盈盈的老教授,今天的笑容像贴在脸上似的,有些走过场,他若有所思的脸上带着疲惫。

“在格拉斯哥,除了华人谨慎小心地注意个人防护,其他人似乎都无动于衷,好像疫情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也不能说他们就一定胆子大,反正超市里的卫生纸都被他们抢光了,不过即使是超市里,也几乎见不到老外带口罩的。”

一天她放学回宿舍,在查林十字街(Charing Cross)等红绿灯时,一辆车从身边驶过,司机摇下车窗,暴怒地冲她大吼大叫。

“大学允许学生自愿选择回国还是留在英国,不会因此影响毕业或学位。学校还邮件发送了注册链接,在需要的时候提供新冠肺炎免费检测、治疗。”Rebecca提到的这些服务是含在留英学生的医疗保险中的。

上述语言先后于3月6日从中文页面删除,7日从英文页面删除,8日从其余联合国官方语言的页面删除。之所以没有同步更新所有页面是因我们的团队需要时间来编辑各个页面。

据说欧洲人看不惯英国人喝茶,他们说“我们生病时才喝茶”;老外看不惯中国人戴口罩,他们说“我们生病时才戴口罩”。

刚才还喜不自禁的Rebecca,听到系主任的开场白,愣住了,仿佛播放《玫瑰人生》的录音机忽然按下了暂停键,耳朵一下子被寂静堵住了。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说哪里都有神经病。过了两天,我的同学在布坎南大街(Buchanan Street)上被人狠狠推了一把,差点摔倒。别的系也有人说中国同学的衣服被人从后面给撕坏了。”

在“常见问题”页面上,我们为公众列举了一些应当和不应当做的事情。在“我不该做哪些事情?”这个问题下,早前的版本提出,人们不应当使用传统草本药物。

窗外,乌云狂躁地涌过来,怒不可遏带来大雨、冰雹,尾随着格拉斯哥的劲风,呼啸而至。

这座友好而温馨的苏格兰名城,瞬间变得陌生、隔膜、不可理喻。

Rebecca还有1门主课要考试,5门选修课的作业要交,还没有算毕业论文。孤零零地一个人把这么多任务消化掉,Rebecca和班里的同学一起向系里申请延期交作业。

“转为线上,大老远来到英国上网课?”Rebecca又摇了摇头,颇有哲学意味地说了一句,“好梦总有醒的时候。”

手机上的WhatsApp群里,同学们发来的信息表明他们也在走神。

其实,英国当地时间3月1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发表讲话时已经指出,英国遭遇的COVID-19是近三十年来最严重的流行疾病,英国民众要做好“自己挚爱的人因病早逝”的准备。同时,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Patrick Vallance)公开表示,英国境内可能已经有5000—10000人被感染。

随着疫情相关科学证据在持续更新,公众也在不断提出新的问题,世卫组织定期在各平台——包括社交媒体和世卫组织官网的“常见问题”专栏,更新相应指南。

英国硕士学制一般是一年期,按惯例4、5月份就要结课,紧接着进入最后的论文阶段。

那天,Rebecca特别开心,她沉浸在外国同窗的友情之中。可能是多喝了两杯,微醺的迷离中竟禁不住哭了起来,最美好的留学要是能一直延续下去该多好啊……

在英国,酒吧、喝酒、朋友,缺一不可。“三位一体”的文化环境,对抗着当地阴冷多变的天气,倾诉着人生的世态炎凉。

删除这一内容的决定是在3月4日世卫组织总部新闻与风险传播小组的编辑会上作做出的。此举的原因是,之前的语言过于宽泛,没有考虑到很多人都会使用传统草本药物来缓解2019冠状病毒病引发的轻症。

同学John发来了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