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店洗破出厂价1880元球鞋被判赔219万元法院有升值空间

0 Comments

标价千余元的名牌球鞋被炒到数万元,如果这样的球鞋被擦鞋店洗坏了,怎么赔,法院会如何认定?

据萧山法院微信号消息,去年7月底,小伟在杭州某店铺买到一双名称为AJ1OW的联名芝加哥白黑红限量球鞋,购买价格为3.65万。同年10月2日,他将球鞋送到大刘的擦鞋店进行清洗。三天过后,小伟取鞋时却大吃一惊,两只鞋面均不同程度受损,其中右鞋的鞋面更是“面目全非”,已被大刘自行更换了非原装鞋面。心痛之余,小伟要求大刘按照自己的购买价格进行赔偿。但双方对鞋子的价值认知差异过大,2月24日,小伟将大刘诉至法院。

大刘则表示,虽然小伟提供的票据中显示他在商铺的购买价格是3.65万,但是该球鞋的出厂价格为1880元,出厂时间是2010年,小伟购买时价格虚高是因市场炒“鞋”导致;自己对于球鞋受损的事实无异议,愿意修复鞋面,按出厂价格1880元进行赔偿,并另行适当补偿1000元。

小伟认为,大刘的擦鞋店注册时间为2012年,具有较长从业时间,理应了解球鞋在行业内的价值。而且小伟自购买球鞋后的三个月内十分爱惜,仅穿过几次,成新度较高。

在《床前明月光》后记中,敬一丹写道,“对失亲的生者来说,伤痛,烙在心底,生死之问,伴着余生。尽管在巨大的苦难面前,‘疗伤’‘治愈’这样的词显得很无力,但,毕竟日子还在眼前。也许,我们需要倾诉、释放,需要相拥取暖,彼此慰藉。”(完)

面对当下了疫情,敬一丹感叹,“写完这本书的时候疫情越来越严重,所以那段时间我就更能够理解失亲者那种心碎,所以我想失亲不是一个人的痛,在这样前所未有的疫情面前,那么多的失亲者所感受到的痛苦,是需要大家互相倾诉,互相慰藉的。”

26日,敬一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本书写的是昨天的事,但是这本书是为了明天写的,我们在今天面对明天的时候,面对未来的时候,不管是哪个年龄段,都会遇到生命的进程这样的话题,所以面对着时光、生命,面对明天,我们最好从现在开始就有生命思索,就有更多的生命思索。”

“写这本书还有一个想法,我想把我对生命的认识,和家里的孩子们进行一个深度的交流,当家里遇到这样至亲逝去的时候,大家有时选择把难过都深埋在心底,我觉得这种失亲之痛,如果亲人间有一个深度交流,我们之间会有更多的情感,也会有更多的理解。”敬一丹说。

敬一丹称,《床前明月光》的写作首先是完成母亲的嘱托,“妈妈在病床上给我说,你把这段写写吧,我不能写了,我妈妈是一个习惯记录的人,当她没有能力去记录的时候我来做这件事。还有我内心里的感受,如果不通过这样的方式,把它记录下来的话,我好像就很难让自己安下心来。”

敬一丹坦言,这一次的写作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是一种痛感的记录,“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自己更清醒的认识了我的至亲,认识了我自己,认识了血脉,所以即使是很痛苦,这种记录也是有价值的。”

敬一丹表示,《床前明月光》这个书名是自己在母亲床前想到的,“在病床前陪伴,那是一个很痛苦的经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妈妈一点一点的走进暗夜,但是即使是至暗时刻,在人生最后一个阶段也是有光的,那就是月光。”

目前,嫌疑人高某已被白云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法院审理后认为,案涉球鞋的价值不能仅根据出厂价进行认定,其实际价值应包含升值空间价值,且升值空间占据了主要部分。大刘将球鞋洗破后,自行修理并更换了非原装鞋面,导致球鞋价值基本全损。因被告专业性及约定,认定对该损失可预见。结合球鞋的折旧率、实际使用时间、鞋子残值等因素,在平衡双方利益的基础上,认定球鞋购买价格的60%即2.19万元作为原告损失,并判令大刘限期支付该款。